昔日政治新星 屢捲借錢糾紛

2003年起任元朗區議員的張文輝曾加入自由黨,兩年後退黨。2008年,他以獨立無黨派人士名義參選區議會選舉,擊敗兩名對手連任富恩選區議員,但近年捲入多宗錢債糾紛,多次因債務問題「見報」。

張文輝於2003年當選為元朗富恩選區議員,曾被視為區內政壇新星,他曾籌辦地區網上電台,協助居民籌組法團等,與地區關係甚密。張文輝於2003年當選元朗區議員時屬自由黨,但有報道指他曾向黨友借錢不還,黨友向自由黨高層投訴,結果他入黨僅兩年便退黨。

借錢不還 退出自由黨

其後,張文輝曾捲入不同錢債官司,於2006年一名男子入稟法院向張追討11萬元。此外,一名67歲蘇婆婆近月曾向區內多名區議員求助,指張文輝表示要結婚,問她借10多萬元然後拖欠不還,婆婆其後向周刊爆料,力數其不是;亦有地區人士報稱,張文輝曾表示要舉辦慈善派米向街坊借錢,結果也是一去無回頭。據悉,張文輝當全職議員前,曾於多份報紙寫波經和馬經。

視訊借錢行騙肆虐內地

小心視像通訊!網上視像通訊方便快捷,不法分子卻因利乘便以此設下騙財圈套。近期有騙徒先透過視像通訊預錄目標人物的視像影片,盜取其通訊軟件的帳號內容,繼而按照通訊資料,冒充為視像影片中的人物,四周向「好友」行騙。最近有港人便因此被騙取近二萬元人民幣。有學者指視像騙案的行騙手法並不艱深,加上目前串流影片普及,網民切忌胡亂開啟不明檔案,免跌入行騙陷阱。

「因為見到真人視像,先信以為真。」北上工作的港人吳先生,本月初透過內地流行的網上即時通訊軟件與友人阿黃聊天,不久阿黃即告訴吳,其父入院希望借錢應急,並主動開啟視像鏡頭。吳看到阿黃「活生生」出現在螢幕上,時而面對鏡頭,時而低頭打字,與平常無異。雖然片段沒有聲音,但吳平日與阿黃用視像見面時,對方也不一定會發聲,故此不虞有詐,先後匯款一萬八千元人民幣給阿黃。

吳先生亦遭騙徒盜用身份,以其名義聲稱有事應急,向吳的朋友借錢

翌日早上,吳收到兩名友人來電,稱要「對咗銀行戶口先入錢畀我」,令他一頭霧水。吳遂想起阿黃要求匯款一事,懷疑兩件事有關連,並致電阿黃查問究竟,此時才獲悉自己墮入騙徒圈套。

阿黃表示,早前他的網上通訊帳號被入侵,騙徒盜用其視像影片及身份,根據帳號內紀錄的朋友聯絡資料,向他周遭朋友借錢,除了吳之外,另有兩名朋友也「中招」,共損失三萬元,「個騙徒盜用完阿黃個帳號,再在同我對話間,hack(入侵)我部電腦,搞到我啲朋友都差啲畀佢哋呃埋!」吳直指,騙徒入侵他的通訊帳號,「照辦煮碗」向他的朋友下手。

這類騙案近期在內地甚為普遍,就連內地警方亦束手無策。據了解,騙徒會先施以色誘,用女性身份在網上看準目標(多為中年男子)後,借故要視像通話。在視像通話期間,騙徒會擷取目標的視像影片,之後傳送偽裝成圖片的木馬軟件予目標,盜取其通訊軟件帳號。隨後騙徒登入盜得的帳號,偽冒成帳號主人與名單中的好友聊天借錢。由於有預錄視像影片,聊天時又以不同理由避免語音對話,令對方易相信騙徒為「真身」。

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屯門)資訊及通訊科技系系主任梁秉雄指,「視像騙案」所用的技術並不艱深,由於現時串流影片普及,只要能夠啟動對方的攝像鏡頭,就有方法保存對方的視像影片;入侵後更可取得對方資料甚至控制對方電腦。梁提醒,市民要小心處理電腦的保安問題,不要亂開不明檔案,亦應使用防毒軟件。若攝像鏡頭在不知情下被開啟,便要尋求專業人士對電腦進行檢查。

銀行都需要借錢做準備

內地市場對加息預期升溫,資金成本亦趨升。內地銀行隔夜拆息昨日上升八點子,至1.7354厘,是近五個交易日的高位。一星期拆息亦升至1.9083厘,過去四日累積升二十三點子。長期利率如一個月和兩個月拆息亦在上漲。

內地報道引述銀行業內人士說,這個星期的資金市場緊張了很多,預料直至年底,銀行資金將持續偏緊,臨近年底銀行都需要借錢,也為跨年資金做準備。

有分析指,在價格上銀行壓力不減的情況下,內地今個星期五可能迎來加息敏感窗,一方面,每個季度最後一個月的二十日是銀行結息日,人行在二十日左右加息可方便銀行計算利息,另一方面,星期五加息亦方便商業銀行做調整。

借錢奮鬥故事分享

洪為民的故事,正是在逆境中奮鬥成材的典範。他十歲來港,屈居於板間房及木屋,要出賣勞力幫補家計,但貧窮困境令他磨練出堅毅精神。雖不是資優神童,但他憑藉努力,年僅十五歲考入大學,其後成功創業做老闆,在IT界闖出名堂,從二十一歲事業有成開始,一直積極回饋社會,特別努力不懈地為青少年服務,後來榮膺傑出青年。洪為民期望以自己的經歷勉勵年輕人:「窮唔緊要,只要肯努力,一定可以闖出成功之路!」

訪問當天,身為大老闆的洪為民,完全毫無架子,一早親自到大廈門口迎接記者,他還客氣地說:「怕你唔識路嘛!」這種親切踏實的性格,相信是與他的草根出身有關。他十歲時隨父母由上海來港,雖然父母都是大學生,但學位不獲港承認,只好在工廠打工,收入微薄。

當時年紀輕輕,他就在街頭拾汽水罐及銅鐵,又替漁民搬運重甸甸的魚獲,幫補家計。一家住在狹小的板間房,只放得下一張床及摺櫈。後來問親友借錢,搬到簡陋的木屋,旁邊是個化糞池,環境惡劣,又沒有水供應,父子倆每天都要走數千米挑水。

雖然家境清貧,但這窮小子從沒怨天尤人、自暴自棄,反而努力改變命運。洪為民不是IQ爆棚的神童,但卻年年考第一,更讀完小三便跳升中學:「我由內地嚟,英文唔好,嗰時日日朝早五點起身背字典,背咗八千個生字,英文由肥佬變咗全級第一。」

勤奮的他,年僅十五歲便考入理工大學,十九歲畢業後投身IT界。洪為民勤奮盡責的態度,令他被老闆委以重任,擔任高層:「我幫人打工,會將盤生意當成自己嘅,所有事都盡力去做,做到最好!嗰時都幾辛苦,成日做到半夜兩三點,但唔好怕蝕底,學到嘅嘢係自己嘅!」

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。洪為民做得多,自然學得多。他積累知識與經驗,於二十歲時成功創業,開辦IT公司,提供資訊科技支援服務,榮升老闆。終於出人頭地。他做的第一件事,是回饋社會,貫徹父親為他改的名字:「為」人「民」服務!二十一歲開始,他就積極參與多項社會服務,包括互聯網專業協會、交通安全會、志願者協會、傷健協會、國際扶輪等。十多年來的志願工作,多得卡片也不能盡錄!

身兼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務委員、菁英會常務副主席及青年聯會董事,洪為民最關注的,當然是青少年服務。由於他年輕時曾得到不少長輩的援助及教導,現在年紀「有番咁上下」,好希望幫助年輕人:「後生仔可以誤入歧途,亦可以闖出光明前路,在乎自己點揀。所以我盡力接觸多啲後生仔,希望用自己嘅經歷鼓勵佢哋,話畀佢哋知,只要肯努力,一定可以成功!」

政府擔保 銀行才肯借錢

金融海嘯兩周年前夕,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經過連番角力之後,終於就新的銀行資本規定達成共識,推出巴塞爾協定三。市場對新規定反應良好,海嘯重災區之一的歐洲,銀行及金融股表現尤其突出,令那些擔心銀行業面臨衝擊的人鬆一口氣。不過,換個角度來思考,當投資者愈是覺得無傷大雅,新規定防範風險的能力其實愈有疑問。

巴塞爾協定三的重中之重,是收緊對銀行資本的要求,增加以自有資本抵銷經營虧損的能力。其中,最關鍵的核心一級資本,主要來自股本及保留盈利,相對於資產的比率,由原來的百分之二,提高至百分之四點五,同時再加上百分之二點五的緩衝比率。換言之,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比率最少要有百分之七,一旦跌入緩衝範圍便要削減派息及花紅,把錢用來補充資本。

雖然資本比率大幅提高,很多銀行其實早已達標,毋須額外增資。例如香港銀行的一級資本比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一;又例如美國銀行業過去兩年既有政府打救,又從市場集資,增資的迫切性已不大。反而德國的銀行資本結構多以債券為主,增加股本集資的壓力,這從英美提議更高的資本充足率,而德國則極力反對可見一斑,妥協結果是從二○一三年一月實施新規定開始有六年過渡期,最遲在二○一九年一月才需要達標。

如果強行在短期內實施新的資本規定,必定惹來反彈,最終可能功虧一簣。可是,六年過渡期說短不短,反而令人有虛假的安全感。首先,部分銀行率先達標,部分則在技術上處於資本不足,會出現「標籤效應」。其次,不同地區的監管有異,變相造成「監管套戥」。最後,收緊資本規定是要防止再爆發金融海嘯,卻要八年後才全面落實,防範風險的能力大打折扣,再爆發危機的可能性不能抹煞!

市場普遍認為巴塞爾委員會不想去得太盡,是擔心進一步打擊經濟。的確,一些銀行家曾警告,收緊資本規定便要保留更多資金,降低發放借貸款的意願及能力。其實,這說法似是而非,在經濟低迷的時候,除非有政府擔保,否則銀行根本就不太願意借錢出去。相反,收緊資本規定要針對的,是經濟繁榮時期的濫借濫貸,兩者不應混為一談。

金融海嘯的一個慘痛教訓是,銀行業看似資本充足,實際能抵銷虧損的自有資本則嚴重不足,實施新的資本規定是正確一步,卻並未解決銀行業會否再度因為追逐短期利益而冒險的問題。正如一個資本豐厚的商人,不一定經營有道,只不過是蝕得起而已。所以除了收緊資本之外,銀行業將來應否回歸傳統的借貸功能,徹底把投資業務分家?應否強制以低槓桿經營,禁絕以小博大?目前還未有答案,銀行體系還說不上比海嘯前更穩健。